chincla

上了大学之后自己并没有过过多的情绪,于是以为自己通透了好多。但不过一点芝麻大的事就可以让自己在深夜里崩溃,然后又再次自我否定。持续性觉得自己很失败。


少不更事的时候也是有过喜欢的人,印象中的他虽然痞痞的但是内心很温柔,虽然他也算是学校里面的大哥大头子,但在我心里面他跟那些大哥大是有质的区别的。他们不懂事于内心,而他不成熟于外表。
长大真的很心酸,心酸在于我再找不到一个可以让我觉得他不同于他人的男孩,让我可以因着吃饭的时间可以在食堂与他偶遇而期待饭点下课;本来不乐意跑早操却因为他是他们班的体育委员会在班级外围跟跑而没缺席过一次想偷懒的早晨 ;会在与他不经意遇见时夸张地讲话或大笑以引起他的注意,哪怕这种注意是带着一定的嘲讽的。
我可能真的再找不到一个可以让我好喜欢好喜欢的男孩了。每每想到这,甚至比没有一个男孩喜欢我还让我感到悲伤。

刺眼的阳光

仿佛刚才的雷声以及滂沱大雨只是做的一个梦。